“难约”,这是周然对如今陌生人交友平台的第一评价。他今年24岁,平时往返于铁岭和大连生活,探探是他主要的社交工具,但是最近,“我在探探上右滑100个女生,也就能成功匹配3-5个。”

  “右滑”是探探开创的交互方式,代表对该用户的喜欢,两位用户互相喜欢即匹配成功,才能开始聊天。

  匹配并不意味着交友成功,“在探探上女生和你匹配以后也往往不说话,说话了也不代表能成功见面。”周然自诩交友经验丰富,但根据他的体验,在探探上,如果以见面为成功交友的标准,至少需要“右滑”超过100次。

  注册用户超过4亿的探探,是国内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平台之一,用户数量位列第二,仅次于陌陌。但随着陌陌主营业务逐渐转向直播,探探目前在年轻用户,特别是大学生群体中,影响力有超过陌陌之势。

  关于探探上有多少女性用户,今年2月的艾瑞指数可以作为参考:男性用户占比57.91%,女性用户占比42.09%。也就是说,男性用户比女性用户多40%左右。

  换而言之,如果按照 1:1 匹配,3个男性用户里,就有接近1个在探探上找不到女性用户。

  这个数据其实已经比几年前好多了。女性用户少,一直是陌生人社交平台的共同烦恼。2019年6月,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探探男女比例约为6:4,陌陌更高,男性用户约占75%。

  探探的原版“Tinder”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据Statista数据显示,2021年3月,美国市场Tinder月活用户中,男性占高达75.8%,女性仅占24.2%。

  女性用户占比少并不是交友难的全部原因。探探6周年数据显示,男性会右滑喜欢60%的交友对象,而这一数据在女性那里仅为11.6%。这意味着女性对交友对象的筛选更加严格。狼多肉少,男性用户本就竞争激烈,女性的筛选门槛还更高,位于社交金字塔中底层的男性交友自然也就更难。

  程序员大旭是陌陌和探探的资深用户,他感觉陌陌上的女性用户更少,因为他至今没有在陌陌上完成过一次成功社交,即线下见面,“现在的陌陌上几乎没有真实社交女用户,十个里面九个骗子。”至于探探,他认为,“从我的使用体验上看,说男女比例9:1我都信。”

  大旭在生活中很受异性欢迎,不少朋友都夸他“帅”。但在社交软件上,他体会到了作为男性的艰难:“真实交友的女性太少,我把匹配范围改为男女不限,发现同性恋都比女孩容易匹配。”

  为了测试,我下载了探探并上传了基本个人资料进行匹配。在用完 120 次的单日右滑上限次数后,结果大失所望。我的账号仅成功匹配到一名女性用户,我向她打了招呼,但至今没有收到回复。

  在北京从事运营工作的严佳展示了她的探探账号,未读消息几乎刷不到尽头。严佳表示:“有时候一天能被喜欢上千次,基本上我滑谁,他都会滑回来。”

  我尝试又注册了一个女性账号,并使用了一张形象普通的女性生活照作为封面。十分钟后,我就获得了超过40条匹配,半个小时以后,又新增了80条匹配。一天之内,我一共收到了97条消息。

  当然,暂时作为“女性用户” 的我,也没有足够精力和每个匹配者聊天。我似乎有些理解了周然们的交友困难。

  康健在大学城附近经营了一家酒吧。酒吧对女性顾客推出诸多优惠,如无最低消费要求,不定期打折等,他表示:“对酒吧来说,有女生来,就有男生。”

  荷尔蒙经济是指各类商家利用异性吸引力获利的现象,普遍存在于电子书、游戏、影视作品、社交中。例如日本网游《真三国无双》中,众多三国时期的历史人物如甄姬,孙尚香都穿起了黑丝袜和低胸装,貂蝉的武器甚至是带有强烈性暗示的小皮鞭。

  但与游戏不同,社交中能勾起荷尔蒙的,并非来自创作者及其作品,而是女性用户本身。在这场生意中,女性用户不仅仅是用户,也是社交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康健懂的道理,互联网玩家们自然也懂。平台们变着法地讨好女性用户,至于男性用户?留住女性用户,就是对男性用户最大的讨好。

  以探探为例,它的很多产品设计,都有保护女性用户的用意,比如需双方互相喜欢才能开始聊天,聊天内容上也存在敏感词限制。为防止女性用户受到过多的信息轰炸,男性用户每日的右滑次数存在限制,需要购买会员才可解除。

  在保护女性用户方面,堪称极致的可能是美国交友平台 Bumble。在 Bumble 中,所有的聊天必须由女性发起,主张女性掌握一切。除此之外,Bumble 公开发声反对性别歧视和身材歧视。

  这很大程度与其女性创始人惠妮特的经历有关,简单概括就是:疑似遭遇性侵、被渣男抛弃,遭遇职场PUA。

  妮特曾为Tinder联合创始人,但在2014年4月她辞去了在Tinder的职务。同年6月,她以性骚扰之名向自己在Tinder的前上司,也是前男友的贾斯汀·马特恩发起诉讼。惠妮特声称,马特恩在与其分手后开始对她辱骂和压迫,并最终导致了她的辞职。

  创办 Bumble 之后,她曾经公开表示:我们是第一个女权主义者,或者第一个尝试女权主义的约会APP。

  但即便如此,Bumble 也没能吸引到更多的女性用户,摆脱男女比例失调的困境。据Statista数据显示,2021年3月,美国市场Bubmble月活用户中, 67.4%的月活用户群是男性,女性仅占32.6%。

  事实上,男女失衡才是陌生人社交的常态,男女用户天然的交友需求不同,女性用户渴望更长期稳定的关系,男性用户渴望更多的短期关系。

  作为女性的王琪和贺晓有过类似的烦恼。王琪在交友平台上随便上传了一张假照片,就被几十个人联系,“上来就问我处不处对象,约不约。”贺晓是 soul 的用户,也经常会发些日常照片,“我很享受被点赞的感觉,也会和人聊聊天。结果有人发消息,上来就让我开个价。我都结婚了,难道靠这个补贴家用吗?”

  从某种程度上,由于需要怀胎和养育后代,女性承担着性的主要后果,因此在选择伴侣上更为谨慎。男性没有怀胎十月的困扰,其最优的生殖策略就是尽可能将自己的基因播撒出去。

  孤独是社交的机会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近年来,我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不断增长,2016年达到4.88亿,2020年接近6.5亿。

  探探成立于2014年,到2017年6月,已完成了 D 轮融资。当时,探探披露了一组用户数据,其手机注册用户为9000万,去除垃圾账号和封禁账号的有效用户数为6000万,日活跃用户量为600万。

  2018年初,探探被陌陌收购。依托于陌陌的资源,探探在2018年和2019年迎来了高速增长,到2020年6月,探探注册用户已达3.6亿,并于12月突破4亿。

  直到现在,关于陌陌对探探的收购是否成功,业界仍有较大争议。荷尔蒙催生出来的这门生意,缺点很明显:低频、变现难。

  探探很少公布其活跃用户数据,即使在极为详细的六周年数据中,日活月活等关键指标也未被提及。而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2021年第二季度,探探的月活大约为1700万,还不到其注册用户的5%。

  探探的月活低符合常识,微信天天回,短视频天天刷,但没人有天天找新朋友的需求。而且,一旦用户在平台成功交友,其关系自然也会转移到微信和QQ等熟人社交平台上。

  从探探最新的2021第二季度财务数据来看,探探的净营收为仅 5.135 亿元,并且其中的 2.165 亿元为直播营收。同时,上线 年的探探还在亏损,当季度净亏损为 4450 万元。

  据 Soul 招股书显示,公司在2019年净亏损为2.99亿元,2020年,净亏损为 4.88 亿元,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3.83亿元,27个月亏损11.7亿。

  与探探同样创立于 2014 年的 Bumble 也在亏损。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Bumble收入仅为1.86亿美元,净亏损0.11亿美元。

  经历过辉煌到谷底的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曾在2015年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,指望社交变现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  2020年,Tinder 营收14 亿美元,并于3月和6月两次成为当月全球最赚钱的移动APP,分别收入7680万美元和6480万美元。付费会员增值服务,是Tinder 更主要的赚钱方式,比如 :无限次数喜欢、漫游定位、更大程度的曝光——探探其实也推出了这些增值服务,只是在国内多少有些水土不服。今年第二季度,探探的付费用户数仅为310万。

  2015年,陌陌开始尝试直播,并首次实现公司年度盈利。此后,直播成为陌陌事实上的主营业务,2017年陌陌直播服务业务收入占比高达83.46%,2018年到2020年,由于增值服务收入的增长,陌陌直播收入占比有所下降,优德体育官网但占比依然分别达到了79.92%、73.16%、64.2%。

  珠玉在前,探探也紧跟其后。今年第二季度,探探的直播收入占比也超过了40%。赚钱当然是要紧事,只是,对于周然们的交友需求,直播里的热闹,似乎也只是热闹而已。探探怎么暗示可约